ag环亚集团人工计划

会员风采 >> 会员介绍

张国祥:金融担保业比想象的难做

2014-08-19

张国祥简介

 张国祥,执业律师,瀚华担保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也是瀚华担保的创始人。瀚华担保已发展为中国西部最大的商业担保机构和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担保机构。

 

张国祥拥有20年的银行从业经验。张国祥致力于研究与实践促进民营经济、中小企业发展的微型金融理论,他率先提出了“金融扶贫”、“大金融强国、小金融富民”等新微型金融发展理念,对我国微型金融的理论与实践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张国祥于2008年当选为重庆市十大年度经济人物,2009年9月,张国祥被评为中国担保业十大领军人物。

 

“这个行业太难做了。”

 

甫一落座,张国祥的开场白有些让人吃惊。

 

创立瀚华并在短短三年时间就成为全国十大最具影响力担保机构,同时作为中国担保业十大领军人物,张国祥算是全国担保业的风云人物。就在半年之前,在全国工商联支持指导下,全国7省市、25个股东共同发起设立了注册资本金10亿元的全国性商业担保机构———瀚华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瀚华担保),张国祥领军的瀚华担保集团是主发起人,张是新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这家中西部地区最大的商业担保机构,已经累计为中小企业提供了100亿元的融资担保服务,不良率仅为0.2%。

 

这样的成绩,为何还叫苦?张认为,在信用缺乏的当下,商业担保业赚的是辛苦钱,需要大量的工作去研判创业者有没有履约之力。

 

但这恰恰也展示了一种巨大的市场空间。全国创业者(或者说微型企业)的增信需求约有十万亿之巨,但目前满足度还很低。

 

张把自己所做的事业已经上升到社会意义层面,那就是既要满足更多的融资弱势群体的增信需求,还要让中小企业自身进入健康盈利轨道。正是在这一层面上,张知难而进,要把担保做得更好。

 

这个行业风险很高

成功率只有1/10

 

融资难背后是巨大的市场

 

记者:当初为什么选择做担保?

 

张国祥:我以前在银行工作了16年,深知中小企业融资难。当时判断,这个融资难的背后,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我们希望在其中有所作为。同时,中小企业带动社会就业,担保这种商业模式,利己利人,应该是一个持续性强、有前途的模式。

 

2004年组建的瀚华担保注册资本金只有1亿元人民币,股东几年间一直没有分红,说明大家没有急功近利,说明选择的方向是对的。

 

当然这是一个新兴行业,市场不规范的情况很多,但是我们坚持扶持融资弱势群体,这也符合设立企业的初衷。

 

记者:我的理解,中小企业担保的风险实际更高?

 

张国祥:中小企业担保一般人不敢做,行业风险的确很大。但我们做的中小企业户均资产才700万元,今年发展速度也许快一点,但也不会超过平均每户1000万元。

 

记者:那风险如何控制呢?

 

张国祥: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应该说我们企业在公司治理上做得还是比较完善。现在很多担保公司是由投资者自己掌控,但要知道这个行业风险高,对专业要求非常高的,没有专业化团队是很容易出问题的。现在我们企业属于两权分离,职业经理人团队的专业性对风险控制进行保障。

 

担保的不良率只有0.2%

 

记者:瀚华担保目前情况如何?

 

张国祥:经过5年发展,现在累计担保额突破了100亿元,2000多家中小企业受益。我们的担保风险控制非常成功,不良率只有0.2%。

 

记者:很多人,包括你的同行都对这个不良率有怀疑。

 

张国祥:我没有听到过,但事实上我们确实做很好。现在商业担保我们为什么在中西部排第一,全国能进前五,我想主要是几个方面的优势,一是业务规模较大,第二就是不良率非常低,再就是合作银行的数量多。这些指标都是对质疑的回答。

 

但企业成功率只有10%

 

记者:这个行业难不难?

 

张国祥:这个行业成功率只有10%左右,十家公司里能活下来一家。如果真正做到一定规模,做成一种模式,那是很难的事情。

 

记者:瀚华的未来会如何?

 

张国祥:今年开始,瀚华将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区域布局将铺开。现在很多银行给我们的授信放大杠杆是10-20倍,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有更多授信额度惠及更多中小企业。

 

未来三年时间内,瀚华会进入行业第一阵营,也就是进入前三名。这个目标,符合重庆建立长江上游金融中心的政策定位。

 

这个行业专业性强

赚的都是辛苦钱

 

 

这个行业比想象的难做

 

记者:这个行业到底有多大市场?

 

张国祥:这个行业其实比想象的难做,因为获得银行认同需要更多更长时间。但整个市场很大,我们可以算一算,全国有近700万户中小企业,3000多万家个体工商户,这里面如果有一半需要贷款,中小企业按每户300万元需求、个体工商户按每户10万元需求推算,整个资金需求就高达25万亿之巨,而现在全国担保余额才5500亿元左右,空间非常大。为什么我们没有做到理论上的量,就是我们没有满足这种需求,如果激活了这个市场,微型企业就上去了。

 

得到银行认同需要时间

 

记者:阻碍行业发展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张国祥:有两点。第一是资源配置,资金供给主要在银行,认同度提高需要时间。这要求担保企业要靠一种坚持来做事。第二点还是围绕资源配置,因为目前信用普遍不足,这就需要担保企业来给中小企业增信,这就要求行业需要有分析和防范风险的能力。

 

企业的“履约之心”一般不存在问题,而“履约之力”是需要更加注意的问题。企业是否有能力还贷,这个是考量担保企业的专业水准。风险其实不是问题,资金供给者的识别风险能力不够才是问题。

 

风险分析只有下笨功夫

 

记者:你对团队专业度的自信来自哪里?

 

张国祥:术业有专攻,我的专业就是分析抉择担保风险。

 

记者:那给我说说你的风险分析吧。

 

张国祥:担保行业赚的是辛苦钱,工作量非常大,没有捷径可以走,只有笨功夫。当一个申请企业的证据链和信息链都完整后,我们才敢下决心担保。比如我会评估一个创业者的商业模式,他的风险在何处。比如一个申请开火锅店的,连底料都调制不好,那这个担保就肯定不敢做。另外我会看创业者(企业家)本人,是不是朝三暮四,是不是从事过许多行业都失败了,这种人不敢担保。辅助的,我还会看企业财务信息,不能说100%还原,有80%我就敢下决定。

 

记者:担保行业的回报一般是多少?

 

张国祥:我把瀚华担保的回报定在10%左右。企业的风格就是稳健,如果起伏大了,对企业发展没有好处。

 

记者:你好像对未来转成村镇银行不感兴趣?

 

张国祥:现在成立村镇银行的门槛还是偏高。实际上村镇银行作为试验,应该是按市场化进行运作,如果在股权安排的政策方面没有突破,那是否意味着会回到老路上还说不清楚。我想这有一个需要观察的过程。

 

 

这个行业市场很大

瀚华模式全国推广

 

全国工商联认可“瀚华模式”

 

记者:谈谈成功的原因?

 

张国祥:首先是大环境好。中国进入新世纪后,经济快速发展,金融需求加大。第二个是政策层面,政府连续出台政策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给担保行业提供了政策土壤。第三,重庆地方政府非常重视发展金融,官员熟悉金融,与国家政策对接很快。最后就是银行业目前对担保的认同度比较高。

 

沿海好一些的担保机构多数是在2000年左右发展起来的,应该说瀚华用5年时间走过了别人10年走过的路。

 

记者:全国工商联为何推广“瀚华模式”?

 

张国祥:全国融资类商业担保机构大大小小有2000家,全国工商联为什么选中瀚华担保来做推广。我想是我们提出的“专注中小微小企业、以信用方式担保为主、职业化经营团队运营”模式,除了是让自己发展之外,还承担了很多社会责任,在发达地区很多企业都不敢做的事情,在西部做出来了。

 

当初不愿投资的人后悔了

 

记者:这是全国工商联发文要你们发起全国性担保机构的原因吗?

 

张国祥:应该说“瀚华模式”被认可了。所以在去年,全国七个省市的25个股东来一起投资,方案设计用了4个月时间,而筹资只用了1个月,组建开业也只用了1个月。这种速度,也说明瀚华模式获得了商业认可。

 

记者:听说在筹资的时候也碰了些钉子?

 

张国祥:微型金融获利相对较慢。当时不愿意投资的也有,但现在肯定后悔了,很多人现在给我打电话说想再入股,可我也没办法同意了。微型金融发展空间大,这需要投资人的专业眼光。

 

创业者是当下最可爱的人

 

记者:据说瀚华在考虑上市?

 

张国祥:从去年成立股份公司开始,我们就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来做。首先找有上市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然后整个股改方案也是按上市方向在做。从整个办事处布局来看,现在已经有重庆、成都、沈阳和北京,未来每年会新增设3个机构,到上市之前会新增10个以上的机构在全国各地。

 

当然,融入当地还有一个过程要走。“信用复制”是最难的,它靠的是时间和积累。

 

记者:重庆今年将推动小企业和微型企业经济主体达到100万家,你怎么看?

 

张国祥:那些努力改变自己命运、希望改变生存环境的创业者,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未来是一个富民时代,一个和谐的社会需要更多的人在创业、就业中积累财富。

 

我认为黄奇帆市长提出今年对中小企业发放1000亿元贷款的目标能够实现,担保占40%,小额贷款占20%,信托占20%,其他类型加起来,整个小类金融高地的地位就初步形成了。